首页 > 新闻频道 > 即时新闻

滴滴专车司机多人遇“黑”

2016年04月11日 20:07:42 中文科技资讯

   日前,本报接到众多滴滴专车司机的联名投诉,签约尚未到期,却遭遇第三方公司(北京慧客援友劳务派遣公司旗下各个派遣公司,包括合众、众信博通、滴米等劳务派遣公司)强行收车。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因未得到补偿而拒绝交车的司机却集体遭遇了被神秘人偷车、抢车甚至殴打。这些“偷车贼”、“抢车贼”、暴力打人者究竟是什么身份?

1

  事件回放

  遭遇1 专车夜里被盗

  滴滴专车司机杨先生向信报记者介绍:“滴滴专车司机的合同签约期为一年、半年、三个月不等,但收车时合同均未到期。被强行收车的约270人,其中200人已交车,有70人左右未交车。”这些未交车的司机们认为:劳务公司、滴滴公司违约在先;不退违约款,反而先还车。他们认为:“如果把车还回去了,劳务公司和滴滴公司不把违约金还给我们,我们岂不是吃了哑巴亏了?”

  令司机们不安的是,未交的部分车被莫名其妙地偷走了16辆。据滴滴专车司机王先生透露:“今年1月7日凌晨1点左右,我所开的滴滴专车在朝阳区北苑家园莲葩园小区被两名男子偷走。事发后,这件事被小区内的视频监控拍下。”王先生随即去公安局报警,但由于不是车主,公安局没法立案。随后,他就去滴滴总部反映情况。“奇怪的是,滴滴总部工作人员说车找到了,但拒绝透露何人送还的车。我向滴滴公司索要车内私人物品,但只归还了部分物件,个人身份证、驾照等均未归还。”

  遭遇2 市区突遇“抢车贼”

  “偷车事件”过后不久,杨先生及其他专车司机又遭遇“抢车”事件。据滴滴专车司机贾先生爆料,2016年3月15日下午两点左右,在曙光里附近,他把车停靠在路边休息,不料,突然有两辆车分别停在他的前方后方,随后,下来8人左右,分别拿着斧子、刀、锤子等工具,开始砸贾先生的车。贾先生告诉记者:“我在慌忙中,启动车,把前面的车撞开逃离了现场。”除贾先生外,还有很多专车司机均遭遇类似的事情。贾先生透露,他们曾与警察一起当场抓获了“抢车贼”,目前已经立案。

  遭遇3 滴滴专车司机被围殴

  据滴滴专车司机陈先生反映,他于2015年8月4日与北京慧客援友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为期6个月的合同。陈先生说:“去年12月20日左右,合同未到期,我的滴滴软账户被冻结了,里面的钱提不出来了,随后我找到该劳务公司,可对方称不知道。直到今年1月中旬,我致电给该劳务公司,劳务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不收车。”

  今年3月22日16:30左右,在来广营市场内,陈先生被一些(6人左右)不明来历的人强行按住后背,并从他身上拿走了车钥匙。据陈先生回忆:“他们这些抢我车钥匙的人来的时候开了另一辆黑色大众车,车牌为京QB9195。于是我站在该车的前面不让车开走,从该车上下来6人左右开始殴打我导致重伤。随后,周围的人报了警,当日就被人送至附近的医院治疗。当晚,该警察来到医院内给我录口供和了解情况。”

  陈先生补充说,“没过几日,我所被抢的车竟然被保险公司的人发现并取证拍照,而另外围攻我的那些人的车已经被警察证实是一劳务公司的车。”

  另外,滴滴专车司机赵先生向记者透露,他的一个朋友也被第三方劳务公司的人打了。“中信劳务公司是北京慧客援友劳务派遣公司旗下的劳务派遣公司,我是跟这个公司签的合同还未到期,却被告知:如果把车还回来,会给35000元赔偿。最后公司未有赔偿,在还车的过程中,还把我车里的朋友打了。”

  记者追访

  劳务公司称

  与滴滴公司合作

  随后记者联系到北京慧客援友劳务派遣公司,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合同上写的是什么就是什么。”记者问:“合同上签的正规互联网乘车服务平台,是指滴滴公司吗?还有没有其他公司?”该工作人员答:“是滴滴公司,并非其他公司。”而对于记者询问的其他问题再不作答。

  北京慧客援友劳务派遣公司旗下的合众劳务派遣公司前员工韩先生表示,公司此前只跟滴滴公司进行了合作。

  随后记者在一周时间里多次联系滴滴公司相关负责人,并通过微信、短信和邮件分别发送了针对此次事件的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前,滴滴方面仍未作出相关回复。本报将持续关注该事件进展。

  律师说法

  司机是受害者

  另一方严重违法

  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拜北斗表示,通过当事人反映的情况,在合同存在期限内,司机若没有构成根本违约,此互联网乘车服务公司以及劳务公司在解除合同之前没权收回车辆。若已经超过了合同所约定的期限,其要收回车辆,也应当通过合法合理的手段进行,打人、抢车事件的发生,既对司机的生命健康权产生损害,更是严重违法行为。打人者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刑事责任。他同时提醒,出现劳动合同争议应及时向劳动行政部门进行反映,并为之后的诉讼做好准备。

  另外,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甲告诉记者,虽然劳务公司和赵先生签订了《劳务服务合同》,但是从合同内容上看,该合同并没有约定劳务合同的报酬支付方式及提供劳务的时间。并且劳务公司也没有向赵先生实际支付报酬。所以该合同从形式上看不具备劳务合同的性质。结合本案滴滴公司的运营方式是赵先生租赁车辆受滴滴公司的指派向乘客提供服务是一种服务合同的关系,且赵先生已经支付了租赁汽车的费用,赵先生属于合法使用。所以滴滴公司无权委托第三方强行将车开走。

  信报记者 郑颖

  广告提示:赞助商提供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文科技资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文科技资讯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信息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责任编辑: CIT03]

[转载标题:]
分享到微信

最新

融合

微软启动医疗人工智能新项目 试图成为领头羊

微软公司又一次严肃地进军了对技术型企业来说相当难做的医疗领域,这次将用到它在云服务和人工智能上的技术。

专栏

无线版CarPlay来了 宝马将首家支持

苹果很早以前就公布了CarPlay娱乐中控系统,并且有不少厂商支持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