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新闻人物

造梦者贾跃亭:狂想家抑或巨子?

2016年12月12日 10:22:26 作者:  来源:IT产业网

   IT产业网讯 许多年以后,当贾跃亭回首2016年的艰难岁月,相信他一定会记着2016年12月11日在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峰会上的那句掷地有声的誓言——相信,世界会为All In者让路。

  2016年,是贾跃亭继2014年后,最为难熬的一个年份。

  在这一年,贾跃亭所创办的乐视旗下的子公司乐视移动,被传出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随后乐视各个子公司的传闻纷至踏出,欠款、裁员、业务收缩,从11月6日贾跃亭面向乐视全体员工发出全员信以后,舆论愈加鼎沸,坊间传言更盛,但贾跃亭不为所动,在反思扩张节奏过快之际,依然坚定地推进着他的战略调整和变革。

  熟悉他的人知道,老贾很刻苦也很辛苦。

  一位早年的朋友回忆道,2002年,为了跑刚创办的基站通讯生意,贾跃亭自己买了一辆212吉普车,一个人开着车,在山西一个县一个县地独自跑业务,太行山脉黄土高原上下,他独自辛勤开拓,最终做成了西贝尔的业务,这也是日后在新加坡上市的西贝尔的前身。

  到北京后,贾跃亭因缘际会与当时还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后来成为乐视网联合创始人的刘弘相遇,从此贾跃亭开始了他在北京的恢弘创业历程。刘弘后来回忆道,“当时老贾已经有几个亿的身家,却跟我一起住在紫竹院附近租的一间公寓里。”这个出身晋中农村、家世贫苦的企业家,对此却并不以为然,依然安之若素。

  创业的艰辛一如始终,从1996年离开山西垣曲县地税局的那一年开始,到2004年他创办乐视网,此后20年间,这个山西青年一如初始,即使是在他大红大紫的时间里,现身于万众瞩目的发布会讲台上,他也依然是一个黑T恤,一条牛仔裤,朴素,是这位来自山西农村的企业家一贯的风格。

  2016年,乐视强势出击全球化,但也由此引发奔跑过快引发的话题。

  从今年1月进军印度市场,乐视生态参展惊艳亮相美国CES,到414乐视全生态总销售额突破23.6亿元,7月份以20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美国本土最大的电视厂商Vizio,8月与浙江省政府召开发布会宣布拟在浙江德清投资200亿元,建设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区,再到9月份乐视生态在俄罗斯及东欧全面落地,10月19日LeEco宣布落地扩张美国市场,可以说,贾跃亭和他所创办的乐视(LeEco),正在以中国企业前所未有的暴风疾雨般的速度,狂扫进军全球市场,迅速奠定自己的全球化大业,而这离今年年初贾跃亭提出的将2016定为乐视全球化元年,前后还不到一年时间。

  可以说,乐视的全球化速度,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而言,都在谱写中国企业的又一传奇。从地理广度而言,乐视目前的全球化布局广布从作为亚太桥头堡的香港,到全球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再到俄罗斯及东欧,如今又进入美国市场,可以说,乐视的全球化地理布局广度,在仅仅一年时间中,创下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速度之最。

  伴随着10月中旬LeEco的全面落地美国,乐视的全球化扩张到达高潮,但问题也随之显现。

  就在乐视旗下子公司乐视移动因拖欠供应商货款传言四起之时,11月6日,贾跃亭披露了乐视确实因扩张节奏过快,导致资金链紧张等问题,并主动披露乐视将调整战略节奏,优化经营策略,并开启组织变革。

  显然,接下来的2017年,又将是乐视重大变革的一年。

  抨击贾跃亭的人很多,说他吹牛,是疯子、狂想家,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以同为互联网时代的经营者相比,事实上,贾跃亭更多是一个实干者。

  可以说,一干互联网大佬在商海拼搏多年以后,普遍的感觉是,大家都累了,有玩玩的,有养猪的,有半退休的,有不干实业玩投资的,但从1996年进入商场后,贾跃亭却还一直奋斗在第一线里,做着别人眼中的傻事干着实业,不甘心被BAT或是巨型财团收购的乐视,在贾跃亭看来则是,“乐视绝不会委身于任何一个第三方,目前也有很多巨头级的公司向乐视抛出了橄榄枝,但绝对不会存在别人买乐视,乐视是别人无法买的,无论是基因、能力、体量,都是谁也买不起的。”

  在贾跃亭看来,“乐视要么伟大,要么死亡”。

  很难想象这个当初的羸弱少年,尔后独自闯荡商圈20年,即使身患大病手术加身,却依然毅然拼搏、无畏前行的勇气何在?

  贾跃亭是孤独的。

  但孤独和勇毅,也是超级成功者的特征之一。尽管断言贾跃亭和乐视成败与否仍然言之过早,但贾跃亭无疑是值得尊敬的:2016年胡润百富榜,贾跃亭以420亿财富排名第31位,但这位坐拥巨额财富的富豪却一直奋斗不息。

  就在11月的股东交流会上,性格朴实的贾跃亭直言道,“我一家8口人,现在住的房子就是一个不到200平米的房子,我希望把所有的资金,精力投入到乐视生态的事业中。”坦言并非缺钱,也不是买不起别墅的贾跃亭说,他只是缺时间,实在没时间、也抽不出身去贪图享受,因为乐视的事业仍未成功,尽管后来业界因此纷纷笑言贾跃亭自称是“全世界最穷的CEO”,但从一个侧面而言,贾跃亭确实是一个不贪图享受,而是全身心奉献事业的人。

  因为贾跃亭有梦想。

  4月20日在北京的发布会上,当乐视超级汽车的第一款样车LeSee在全球2000多家媒体面前惊艳亮相的时候,这个43岁的老男人止不住热泪盈眶, “看到这款车,想哭,很少有人了解他背后所经历的坎坷、风波甚至磨难。虽然还不是量产车,但我们承诺量产的日子不会太远。我们希望通过乐视的努力,可能让中国的汽车产业第一次站在世界汽车工业的最前沿,甚至努力让乐视成为百年一遇的汽车产业变革的引领者。”

  贾跃亭是一个造梦者,尽管梦想能否实现仍然未定,但这并不妨碍他播撒梦想的种子。

  很多富有的人,很多曾经的实业家,在富贵之后要么隐退,要么在这个年代转而变身资本家玩起资本,但贾跃亭却仍然在实业兴国、实业干事的梦想道路上一路奔跑。或许,一个有情怀的人,一个有情怀的企业家,无论成败与否,都不应该被辜负。

  就在近日险资如宝能系频频举牌万科A、格力后,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发表了一篇评论:《这到底是一个实业家的时代 还是一个资本家的时代?》,在叶檀看来,中国正在步入资本家主导市场的时代,“在一个工业化之路走了一半的国家,让资本家彻底取代实业家,等于自杀。中国如何完成实体经济的转型,如何让年轻人安心在技术、管理等实业部门,如何形成工匠精神?”

  显然,在这个焦躁的年代,干实业的企业家异常艰难,并且遭受着巨大的非议,实体经济如今大都处于低附加值水平,盈利水平很低,坚持实业的企业家们,越来越少了,而贾跃亭还是始终坚持如一,干着他的实业,做着他的互联网、手机、电视和汽车,尽管追梦的路上狂风暴雨,但老贾仍在坚持。

  就在今年2月的乐视内部年会上,贾跃亭选择了高歌一曲《野子》:“带上勇气,踏着力气,战胜自己,你会成为巨人!”而这个梦想着打造一个共享生态世界的造梦者,仍然在无畏追逐积极寻梦。

  就在11月6日的内部全员信上,贾跃亭更是直言不讳坦承:“乐视的发展史几乎是一部战胜磨难的历史,每一次磨难,都是一次涅槃;浴火重生,其势更烈!我们坚信,乐视生态模式一定是代表未来的模式。因为它独一无二,我们只能自己摸索前行,所以期间会走弯路、会碰撞、会遭遇磨难…….但只要我们永远以用户为核心,不断为他们创造全新体验和更高价值,就一定能赢得未来。”

  诚如贾跃亭所言,乐视不一定能成功,但乐视所开拓的生态模式一定会成功。无论结果如何,梦想都是值得敬畏的,而有情怀的人和有情怀的企业,值得被历史铭记并尊重。

  在中企领袖峰会上,贾跃亭说:“这一场风波后,乐视会真正走向成熟。我现在可以这样说,乐视生态一定能够成功,超级汽车一定能成功。”

  我知道很多人都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这样拼命,到底为什么?因为我想给这个世界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东西。相信互联网生态模式一定能够代表未来:Dream On and All In ,也相信世界会为All in 者让路。

  在这部浩荡的中国商业史上,实业家们含辛茹苦,或死亡,或挣扎,成功者百里挑一,卓越者万中无一,但无论如何,追求卓越的梦想不应该被泯灭,如此,方能不负初心,成就伟大。

  因此,让我们珍惜那些被嘲笑的梦想,致敬未来可能的伟大。

  因为时代,总是需要梦想家。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文科技资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文科技资讯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责任编辑: CIT01]
扫一扫 看独家

最新

新闻

其实更贵 扎克伯格透露收购Oculus真实价格

据外媒报道,近日扎克伯格在出席有关ZeniMax诉讼的庭审中透露,Facebook收购Oculus的成本要比之前他们宣称的高。扎克伯格承认,Oculus的收购价要比他们之前对外公布的数字高出50%,也就是说Facebook成功收购虚拟现实企业花费了他们30亿美元的开销。

科学

实验表明微生物可以在火星上生存

火星上存在生命吗?这是科学中最重大的问题之一,虽然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一个新的研究表明,生命很容易在火星的贫瘠环境中生存下来。

融合

Facebook通过这四种渠道将人工智能用于实践

美国《福布斯》杂志近日撰文,列举了Facebook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实践的4种方式。

专栏

网易打散门户内容为哪般?

岁末年初,网易突然宣布进行内容大调整。据悉,网易门户内容部召开动员大会,网易传媒直播中心高级总监庄笑俨对外宣布,网易门户内容部也将不再分频道,而是在直播事业群下分设三条线:直播、原创和编辑。